Recent News

劉闖輕輕拍了拍黃小川的肩膀,目光望向遠方金燦燦的向日葵田,心情有些複雜。

現如今,戴夫已經不再回應他的呼喚,陷入了某種沉睡狀態。 可就在昨天夜裡,戴夫的植物商店卻忽然自動開啟。 而映入他腦海之中的。 竟是一系列全新的二代植物! ... ... ... 。 「那墨川這裡……」江菁雯看了一眼蘇小荷,很不甘心。 「我在呢,等哥醒了,我立刻通知你。」齊墨晨發現蘇小荷的臉色更白了,所以,不動聲色的就要支走江菁雯。 他覺得,齊墨川醒了后最想看到的應該還是蘇小荷,絕對不可能是江菁雯。 哪怕江菁雯是他們的母親,有時候,也是更不想看到。 ...

可心中,總有一絲糾痛,不時的,一下又一下的,揪著他心中的軟肋。

終是嘆了口氣,苦澀笑道:「來這邊吧!」 起初,女子的眼中,還有些猶豫,片刻后,終鼓起了勇氣,靜靜地攀上屋檐,坐在他的身邊。 女子的容顏,可謂是清新明朗,覷一眼,便會久久難忘,是世間獨有的美貌女子,這倒與於尊遇見的那些女子,有些不同!是一種氣質,而這種氣質,卻勝過了萬千佳麗! 其實,琪兒又何嘗不是呢? 或許,正是被這種氣質給迷住了罷!往往心底,會詰問自己,是自己心動了?還是對琪兒她的念念不忘? 清冷的月輝,打在喬仙兒的臉上,白皙的面容,愈發的聖潔了,她身披一件白絲長裙,靜立在茅草屋的屋頂上,風包裹著她的衣袂,這一刻,真如謫仙一般動人。 他不禁看得有些痴了,他心底呢喃道:「你究竟是誰呢?」 女子始終未言,她的瞳子里,有一種哀愁,在每個人男人的眼中,那種哀愁,皆是如此的清婉動人! 於尊嘆了口氣,忽笑道:「你是喜歡我嗎?」 笑罷,又嘆了口氣,道:「其實我知道,你喜歡我!」 女子心神一顫,清冷的容顏,微微地滯了滯,可她還是不言不語的望著於尊。 「你知道嗎?其實我特別孤獨!」少年的眼中,泛動著一片片晶瑩,道。 ...

今日已經是天府開啟之後的第二十天。

在場的萬族強者此時都是愁容滿面,因為這次死傷的人數太多了,用十不存一形容都不為過。 蒼穹之上的命牌也所剩無幾,好在幽冥族恢復了監天冊部分功能,能查到一些人的生死,那些榜上有名的存在此時名字都還顯現在上面,顯然是還活著。 不過,有些人的名字卻消失了,比如玄宗和聖無雙,但是他們的命牌卻沒有破碎,大概率是還活著,興許只是被什麼秘境阻斷了監天冊的探查,,這也說明二人可能是遇見了什麼了不得的機緣。 許久,有人長嘆口氣道,「這次的天府之行過於慘烈,等人出來后,大家都問問看吧,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有預感,這次進入的神境強者,估計也不會太樂觀!」 此話一出,神魔仙三族紛紛一震,一些強族也是一臉緊張。 而人族這邊,則是一臉淡漠,一個個的,都很淡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人族實際上沒表現出來的那麼淡然。這兩日,人族不斷有強者出境,朝這邊趕來,顯然是他們也在謀划什麼,也許是準備接引那些進入天府之中的天驕,也有可能是準備接引進入其中的神境。 不管是那一種,都說明人族如今很不淡定,他們肯定也是預知了一些萬族不清楚的事情,擔心萬族會發難。 其他各族也差不多,都在調派人手前來此地,而讓人擔憂的是,天府之中依舊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 「幽冥族,你們還聯繫不上裡面的人嗎?」 「再等等,剛剛天府裡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原本都快建立的傳音通道又被毀掉了,現在正在定位,如果有那位願意燃燒精血確定一下後裔的所在,我們倒是能省下不少時間!」閣主淡淡的道。 此刻,雖然大家都很心焦,擔心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只不過要燃燒精血自降實力,這種事情還是沒人肯干。 也許現在問了,萬族會領情,等天府一開,大家刀劍相向的時候,死的第一個可能就是自己了。 ...

馮昭不由得大大的一震。莫子初做副將她是知道的,可是為何短短几日她就從一個副將變成了從二品的撫遠將軍了?

莫子初除了這次的救了君無紀以外,別無軍功,君無紀竟然這般的提拔她? 「怎麼,你不知道?」九歌奇道,「這是李順親口對我說的,就是撫遠將軍,沒有錯啊!」 「看來,這幾日我專心呆在府中,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馮昭道。 。 「去上洗手間。」 北條誠從櫥櫃中拿出了一套被褥,同時瞥了眼乖巧的站在身後的涼奈,哼道: 「半夜再敢爬到我床上來我就把你的屁股打腫。」 「不,不敢了。」 涼奈像是委屈的扁了下粉潤的薄唇。 「睡吧。」 北條誠見她沒有去廁所的打算,也就隨手把等關了,躺在了床上。 「誠?」 ...

只不過,還是時間問題罷了。

· 果不其然,跟王鄭毅的會面不過才過了一晚上,天一亮,璃王府的侍衛剛是交崗,王鄭毅就出現在了大門口。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離殤正在跟鳳南珹用早膳。聽完侍衛的彙報,離殤不禁跟鳳南珹相視一笑,擺了擺手,讓人給退了下去。 「我知道了,你且把人帶到待客廳。」 「哎等等,」待侍衛轉身退下時,離殤又突然叫住了他,美目閃過狡黠,離殤勾唇笑道:「但要告訴他的是,王爺和我都不在府中。」 侍衛一愣,恭敬地應了一聲后,便退了下去。 看着身旁人犯機靈的模樣,鳳南珹眉眼彎了彎,順其自然地幫離殤面前冒着熱氣的粥舀涼,明知故問道:「殤兒怎地等到了,也不出去見人?」 「那你又怎麼知道,我們等來的,就一定是想要的呢?」離殤反問道。 話說完,兩人都是瞭然的,齊齊笑了出來。 於是一連幾天,王鄭毅都吃了閉門塞,而離殤他們,趁著又推遲了的賽事,做着離開華陵的準備。 只是因為邵如馨的逃脫,眾人的心情都得不到放鬆罷了。 又過了七日,這一日,知了依舊杵在枝頭煩躁地吱叫着,幾乎蓋過了璃王府的庭院中,眾人的交談聲。 ...

他伸手取出令牌,鄭重放入自己的衣袍之中。

「對了,還有這些東西……也一併帶上吧。」張博士掀起提箱里的蓋板,把他的新發明也展露出來。 狄仁傑的表情凝結在臉上,「呃,這些我看就——」 「拿著總比沒有好,萬一它們能派上用場呢?」張博士不由分說的將鉤鎖腰帶和飛行翼包塞進大理寺卿懷中,「我猜那幫機關師不達目的肯定不會罷休,接下來說不定會有場惡戰,我能幫到你的也只有這些了。」 狄仁傑只得收下了對方的新發明。 張老滿意的點點頭,隨後神色一正道,「在得知新線索后,我又向天命儀詢問了一遍。」 「結果如何?」狄仁傑也將注意力收攏起來,「威脅值不會變得更大了吧?」 「我想不出更大會是什麼樣的情景了。」張博士苦笑,「這次數值倒沒有進一步增長,但也絲毫沒有減小的跡象,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不等寺卿開口,他便主動回答道,「這群前朝流放者的威脅並沒有因為行蹤暴露而降低,他們與追捕者形成了一種均勢。換而言之,兇犯既有可能被你抓捕歸案,一切威脅消弭於無形,也有可能當著你的面傾覆整個長安。這座城市的命運如何,將全決定在你的手中。」 …… 在宰相蘇卿良的指示與大理寺的主導下,整個長安城的治安力量都被動員起來,三寺暫時統合到了一起。大理寺和虞衡司的大部分探員走上街頭,明察暗訪車隊下落,鴻臚寺則負責排查余天海可能動手的坊群。 水下暗流涌動,但長安城的民眾渾然不知,畢竟這座城市是天下第一城。守護著長安的不止有三寺精銳和朝堂軍隊,還有許多民間高手,它已經太久沒有遭受過真正的威脅。每個民眾都深信,長安的城牆堅不可摧,長安的屏障無人可破。 入夜時分,李元芳終於在工部的一大堆文書里查到了大理寺所需要的關鍵線索。 「在半個月時間裡,五穀商隊一共購入了四處房產!」他氣喘吁吁的將相關記錄展開在狄仁傑面前——為了儘快找到兇犯的蛛絲馬跡,元芳連晚飯也沒顧得上吃。「除開懷遠坊的宅院,剩下的三棟皆是商鋪和倉庫,分別在長樂坊、永和坊和玲瓏坊內。」 ...

見蘇招娣終於笑了,南玉清嘆了口氣。

「這不是娘子日日太過緊張,想帶你來看看,一會兒有騎射,會更加精彩。」 蘇招娣點點頭,伸手拉了一直都很興奮站在前面的蘇遠清坐下。 「好,我也想知道,這星月書院考核到底如何嚴格?水平如何。」 葉紫馨在一旁說道,「騎射每年都是最精彩的項目,不過女子比賽可不比男子那般精彩,下午騎射考核是男子組,你真的可以留下來看。」 葉紫馨說到這裏,神色忽然微凝了一下,抿了抿唇道。 「說不定皇上跟貴妃……娘娘也會來觀看。」 她在說到貴妃娘娘時,帶了幾分情緒,雖然在極力掩飾,可是蘇招娣對葉紫馨有一定了解,自然明白她不喜歡靜貴妃。 南玉清的到來,引來很多人跟他打招呼,南奕霖率先過來,而且他直接就坐在了他們身旁,跟南玉清說了幾句話,目光便若有似無的看蘇招娣。 南玉清微微皺眉,剛要問蘇招娣怎麼招惹到了這位奕王府的小王爺,卻見魏熙帶着魏子君也走到了她們面前。 魏熙對着南玉清抱拳拜見,南玉清也起身扶住他。 「魏丞相快快免禮。」 魏熙隨後又對着南奕霖拜見,南奕霖卻並未起身,也只是虛扶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

「只要我們交出雲櫻,或許還能……」

話還未說完,慕容江蹭的一下站起來,雙眸死盯着老牧:「不行!絕對不能交出雲櫻,不然……辛古會立馬攻城,傾皇會殺了我們。」 「除此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你忘記國師冶伽和她的那個同伴是怎麼在你眼前消失的嗎?若是雲櫻也消失了,傾皇不會猶豫。」 「雲櫻由我親自看守,絕不會有任何問題。另外,老牧!那個拿走青月長槍的人,你認識嗎?」慕容江這次來,並不是與老牧商議何談之事,而是那個能讓青月長槍散發出往日光芒的人。 。 「夫人,您今個又起這麼一大早幹什麼?」陸嬤嬤在她身邊忙前忙后,吩咐著丫鬟端洗臉水還有把衣裳架過來。 謝夫人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時間有些太倉促了,花園裡還有些許枝葉沒有修剪,等到回來時怕是長得不可看了,還是趁早修修吧,修完了也正好去用早膳。」 「唉,您用完早膳再去修不也是一樣的嗎?」陸嬤嬤邊遞著洗臉的毛巾,邊操心的說道。 謝夫人面對陸嬤嬤的關心有些哭笑不得,「到時候又該有其他要忙的事情了,還是先解決的好。」 「再怎麼樣您也要注意身體。」陸嬤嬤無奈嘆氣,年少時長公主就要強,嫁了人還這麼要強,生了孩子之後依舊要強。 現在孩子都長大了還結了親,結果謝夫人依舊操心這操心那。 「我知道了,你也是的,我對自己的身體有數,每天大夫都有來問診,你倒是要好好注意身體才對啊。」謝夫人點了點陸嬤嬤,看起來像是責怪,實際上卻是滿滿的關心。 陸嬤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老奴命長著呢,還等著少爺和少夫人能生出個小少爺看看呢。」 ...

任意緩緩道:「勘破生死之秘,仗劍入道使劍法臻至天人之境。凡鐵不再是凡鐵,死物也將有了靈性,一招劍法既會有了神韻,使得技近於神。」

兩人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鐵開誠忽然問道:「我聽說那位圓月山莊的主人要挑戰三少爺?」 任意道:「你想起來燕十三?」 鐵開誠點點頭,問道:「他若勝了,會去找你?」 任意淡淡一笑道:「或許吧。」 鐵開誠笑道:「這樣的事,你絕不會在意。」 任意微笑道:「並沒甚可在意的。」 鐵開誠大笑道:「所以你才是天君,只有你才能是天君。」 任意看了看天,看了看雲,忽然道:「陪我喝幾杯?」 鐵開誠一愣,問道:「你能喝酒了?」 任意道:「我又死過一次,體弱的毛病也治好了。」 鐵開誠道:「那豈不是說,天君更加可怕了?」 ...

看來應該是狡猾的商人對明、對金都有一手,便於在關內與關外各自使用。

「主公,關內范家與建奴的關係匪淺。 這銅牌,應該是能通行滿蒙諸部的信物。」 劉青峰拿出一枚銅黃色的牌子。 這是商隊頭領身上搜出來的,他研究了好幾日,確定是建奴官方的東西,就不知能在這片土地上,獲得自由的限權有多高。 陸舟只是將牌子接了過來,交給出行的商隊。 一行人趕著車駕往東南面而去,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上。 陸舟這時又轉過頭來說道:「這牌子應該是能到建州,這也怪不得這商隊要救下建奴兵。 可是相對於這些有了銅牌和旗幟的探子,我更擔心的是最早被派去歸化城的人......」 劉青峰愣了一愣,說道:「主公,那歸化城是勢力混雜。 可必定會受皇台吉嚴加管控。 探子不容易進去。 但要是混進去,裡應外合卻也是不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