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他伸手取出令牌,鄭重放入自己的衣袍之中。

「對了,還有這些東西……也一併帶上吧。」張博士掀起提箱里的蓋板,把他的新發明也展露出來。 狄仁傑的表情凝結在臉上,「呃,這些我看就——」 「拿著總比沒有好,萬一它們能派上用場呢?」張博士不由分說的將鉤鎖腰帶和飛行翼包塞進大理寺卿懷中,「我猜那幫機關師不達目的肯定不會罷休,接下來說不定會有場惡戰,我能幫到你的也只有這些了。」 狄仁傑只得收下了對方的新發明。 張老滿意的點點頭,隨後神色一正道,「在得知新線索后,我又向天命儀詢問了一遍。」 「結果如何?」狄仁傑也將注意力收攏起來,「威脅值不會變得更大了吧?」 「我想不出更大會是什麼樣的情景了。」張博士苦笑,「這次數值倒沒有進一步增長,但也絲毫沒有減小的跡象,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不等寺卿開口,他便主動回答道,「這群前朝流放者的威脅並沒有因為行蹤暴露而降低,他們與追捕者形成了一種均勢。換而言之,兇犯既有可能被你抓捕歸案,一切威脅消弭於無形,也有可能當著你的面傾覆整個長安。這座城市的命運如何,將全決定在你的手中。」 …… 在宰相蘇卿良的指示與大理寺的主導下,整個長安城的治安力量都被動員起來,三寺暫時統合到了一起。大理寺和虞衡司的大部分探員走上街頭,明察暗訪車隊下落,鴻臚寺則負責排查余天海可能動手的坊群。 水下暗流涌動,但長安城的民眾渾然不知,畢竟這座城市是天下第一城。守護著長安的不止有三寺精銳和朝堂軍隊,還有許多民間高手,它已經太久沒有遭受過真正的威脅。每個民眾都深信,長安的城牆堅不可摧,長安的屏障無人可破。 入夜時分,李元芳終於在工部的一大堆文書里查到了大理寺所需要的關鍵線索。 「在半個月時間裡,五穀商隊一共購入了四處房產!」他氣喘吁吁的將相關記錄展開在狄仁傑面前——為了儘快找到兇犯的蛛絲馬跡,元芳連晚飯也沒顧得上吃。「除開懷遠坊的宅院,剩下的三棟皆是商鋪和倉庫,分別在長樂坊、永和坊和玲瓏坊內。」 ...

見蘇招娣終於笑了,南玉清嘆了口氣。

「這不是娘子日日太過緊張,想帶你來看看,一會兒有騎射,會更加精彩。」 蘇招娣點點頭,伸手拉了一直都很興奮站在前面的蘇遠清坐下。 「好,我也想知道,這星月書院考核到底如何嚴格?水平如何。」 葉紫馨在一旁說道,「騎射每年都是最精彩的項目,不過女子比賽可不比男子那般精彩,下午騎射考核是男子組,你真的可以留下來看。」 葉紫馨說到這裏,神色忽然微凝了一下,抿了抿唇道。 「說不定皇上跟貴妃……娘娘也會來觀看。」 她在說到貴妃娘娘時,帶了幾分情緒,雖然在極力掩飾,可是蘇招娣對葉紫馨有一定了解,自然明白她不喜歡靜貴妃。 南玉清的到來,引來很多人跟他打招呼,南奕霖率先過來,而且他直接就坐在了他們身旁,跟南玉清說了幾句話,目光便若有似無的看蘇招娣。 南玉清微微皺眉,剛要問蘇招娣怎麼招惹到了這位奕王府的小王爺,卻見魏熙帶着魏子君也走到了她們面前。 魏熙對着南玉清抱拳拜見,南玉清也起身扶住他。 「魏丞相快快免禮。」 魏熙隨後又對着南奕霖拜見,南奕霖卻並未起身,也只是虛扶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

「只要我們交出雲櫻,或許還能……」

話還未說完,慕容江蹭的一下站起來,雙眸死盯着老牧:「不行!絕對不能交出雲櫻,不然……辛古會立馬攻城,傾皇會殺了我們。」 「除此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你忘記國師冶伽和她的那個同伴是怎麼在你眼前消失的嗎?若是雲櫻也消失了,傾皇不會猶豫。」 「雲櫻由我親自看守,絕不會有任何問題。另外,老牧!那個拿走青月長槍的人,你認識嗎?」慕容江這次來,並不是與老牧商議何談之事,而是那個能讓青月長槍散發出往日光芒的人。 。 「夫人,您今個又起這麼一大早幹什麼?」陸嬤嬤在她身邊忙前忙后,吩咐著丫鬟端洗臉水還有把衣裳架過來。 謝夫人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時間有些太倉促了,花園裡還有些許枝葉沒有修剪,等到回來時怕是長得不可看了,還是趁早修修吧,修完了也正好去用早膳。」 「唉,您用完早膳再去修不也是一樣的嗎?」陸嬤嬤邊遞著洗臉的毛巾,邊操心的說道。 謝夫人面對陸嬤嬤的關心有些哭笑不得,「到時候又該有其他要忙的事情了,還是先解決的好。」 「再怎麼樣您也要注意身體。」陸嬤嬤無奈嘆氣,年少時長公主就要強,嫁了人還這麼要強,生了孩子之後依舊要強。 現在孩子都長大了還結了親,結果謝夫人依舊操心這操心那。 「我知道了,你也是的,我對自己的身體有數,每天大夫都有來問診,你倒是要好好注意身體才對啊。」謝夫人點了點陸嬤嬤,看起來像是責怪,實際上卻是滿滿的關心。 陸嬤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老奴命長著呢,還等著少爺和少夫人能生出個小少爺看看呢。」 ...

任意緩緩道:「勘破生死之秘,仗劍入道使劍法臻至天人之境。凡鐵不再是凡鐵,死物也將有了靈性,一招劍法既會有了神韻,使得技近於神。」

兩人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鐵開誠忽然問道:「我聽說那位圓月山莊的主人要挑戰三少爺?」 任意道:「你想起來燕十三?」 鐵開誠點點頭,問道:「他若勝了,會去找你?」 任意淡淡一笑道:「或許吧。」 鐵開誠笑道:「這樣的事,你絕不會在意。」 任意微笑道:「並沒甚可在意的。」 鐵開誠大笑道:「所以你才是天君,只有你才能是天君。」 任意看了看天,看了看雲,忽然道:「陪我喝幾杯?」 鐵開誠一愣,問道:「你能喝酒了?」 任意道:「我又死過一次,體弱的毛病也治好了。」 鐵開誠道:「那豈不是說,天君更加可怕了?」 ...

看來應該是狡猾的商人對明、對金都有一手,便於在關內與關外各自使用。

「主公,關內范家與建奴的關係匪淺。 這銅牌,應該是能通行滿蒙諸部的信物。」 劉青峰拿出一枚銅黃色的牌子。 這是商隊頭領身上搜出來的,他研究了好幾日,確定是建奴官方的東西,就不知能在這片土地上,獲得自由的限權有多高。 陸舟只是將牌子接了過來,交給出行的商隊。 一行人趕著車駕往東南面而去,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上。 陸舟這時又轉過頭來說道:「這牌子應該是能到建州,這也怪不得這商隊要救下建奴兵。 可是相對於這些有了銅牌和旗幟的探子,我更擔心的是最早被派去歸化城的人......」 劉青峰愣了一愣,說道:「主公,那歸化城是勢力混雜。 可必定會受皇台吉嚴加管控。 探子不容易進去。 但要是混進去,裡應外合卻也是不錯的。 ...

「這……怎麼可能?我們的連擊才只用了一次……他怎麼就看出來……」

沒想完他就不甘心的咽下了氣,頭顱點在了地上。 這一波的戰鬥怕是不超過兩次呼吸,將鬼魅的速度與臨場的機智展現的酣暢淋漓。 讓外界的觀眾大呼過癮,重複前面對柳生和雛田的話語。 但卡卡西死魚眼的目光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永帶妹……水門……老師?」 陽光下鳴人的身姿彷彿和那個帶着花圈微笑的男人重合。 一樣的鬼魅一般的速度,一樣的自信,還有那金黃色的頭髮。 佐助目不轉晴的盯着屏幕,內心已經翻江倒海了。 怎麼可能?這種姿態的鳴人他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冷靜,還有自信! 他死死的捏住拳頭,鳴人你過去隱藏了什麼? 「綱手大人,你醒了!」 在旁邊歡呼的靜音聲音中,剛剛清醒的綱手剛好看到這一幕,櫻桃一樣的小嘴都微微翹起,美眸滯呆了一下。 ...

身後,江時霄皺了皺眉。

自己和殷玥? 可笑至極! …… 夜幕降臨。 殷玥坐在房間的床邊,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先回一趟殷家。 懷孕這件事,若是自己直接開口宣佈,那無論是聞老爺子還是殷利元都不會相信,肯定會追查。 那她就得動點別的心思! 正想着聯繫一下殷利元,她的手機就直接響了起來。 拿過來一看,是聞老爺子。 看來他是等的不耐煩了,最近催促自己的頻率真是越來越高。 清了清嗓子,因為按下接聽鍵。 「喂,老爺子。」 ...

三千大道無所不包,連雙修和烹飪的大道都有,而關於死亡這一宏大奧義的大道自然也有。

而修鍊這樣一門大道,需要汲取死靈之氣。 凡人死亡,哪怕是戰場死氣也稀少,還是修士事後化作的陰兵或者奇屍死氣更多。 「地府……也是一個好食糧啊。」 地府組織無比龐大,其中多的是通靈死屍,簡直就是行走的資源。 羅墨將地府記在了自己的菜單上,然後開始修鍊大龍相術。 九道磅礴龍氣在他識海中翻滾,這些龍氣在萬龍巢中孕育了無數年,是龍氣之根,被他直接拔出,對這種無上地勢都有一定影響,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 源術和大八卦術是最克制它們的,九道龍氣中被插入了六十四桿陣旗,鎮壓了它們,不然這些龍氣能夠翻江倒海,改變地貌。 羅墨運轉大龍相術,法力蛻變,化作一條太古天龍,搖首擺尾,爪握星辰,張口一吸便將九道龍氣吸了進去,六十四桿陣旗掉落。 大龍相術開始淬鍊龍氣,而同六十四桿陣旗一起掉出來的其它材料則都廢掉了,捕獲九道龍氣后它們因為刻印在內部的符文作用,將材料神性精華崩壞殆盡。 而六十四桿陣旗是羅墨用大羅銀精等聖兵材料煉製的,因此能長存。 九道龍氣被大龍相術吸收,法力化作的太古天龍沉入羅墨識海,靜靜蛻變。 他的身體悄然出現一片片龍鱗,展現出古樸的色澤,龍鱗下的線條起伏修長蒼勁,呼吸之間攪動風雲。 ...

「蘇哥不是人,是神啊!」

「蘇神名副其實!」 網友們對蘇晨的敬仰之情到達了頂峰。 畫面漸暗,不超過一秒。 畫面再次亮起,只見視頻中的蘇晨背對偷獵者。 一名偷獵者忽然扣動扳機。 「噗!」一發子彈射入蘇晨背部。 這突入其來的變故讓一眾網友沒反應過來。 但下一刻,蘇晨面色平靜緩緩轉過身來。 「啪嗒……」 一枚澄黃色的子彈從蘇晨背部脫落,數名偷獵者面目猙獰的齊射。 「嗖嗖嗖……」 蘇晨平靜的身影突然幻化成一道道殘影。 ...

上次不算,上次去青樓是為了查案,而且還是在白天。

現在,才是他真正的第一次,要主動去逛青樓——第一次大保健對很多男人來說,是需要極大決心才能邁出的一步。 雖然他不是去那啥的,但誰都清楚晚上的青樓是什麼樣子,他一個血氣方剛的武夫,萬一沒繃住,可就要被臭女人給玷污了啊! 「鬼怪難纏,若你沒有十足的把握,就將它引到人少的地方,我們再聯手對付。要是遇到危險,就點燃符籙,我會儘快趕到。」玉清璃叮囑,以為他是怕鬼怪太強。 「嗯!」 周離應了一聲,踏出小巷,混入街上的人流之中。 玉清璃的身影隨之消失在巷子里,出現在旁邊建築的樓頂,一身藍白道袍隨風飄動。 她施展了障眼法,沒有人能察覺得到,就這麼一路目送著周離進了青樓。 …… 付了一兩銀子的入場費。 踏入青樓,周離的視線迅速在樓里掃了一遍。 百花樓是永安城三大青樓之一,規模自然不用說,足有四層,且附帶著幾座別院。 樓里氣氛火紅曖昧,夜還未深,就已經有了不少客人,摟著姑娘調笑嬉戲,鶯鶯燕燕,好生熱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