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哥不是人,是神啊!」

「蘇神名副其實!」

網友們對蘇晨的敬仰之情到達了頂峰。

畫面漸暗,不超過一秒。

畫面再次亮起,只見視頻中的蘇晨背對偷獵者。

一名偷獵者忽然扣動扳機。

「噗!」一發子彈射入蘇晨背部。

這突入其來的變故讓一眾網友沒反應過來。

但下一刻,蘇晨面色平靜緩緩轉過身來。

「啪嗒……」

一枚澄黃色的子彈從蘇晨背部脫落,數名偷獵者面目猙獰的齊射。

「嗖嗖嗖……」

蘇晨平靜的身影突然幻化成一道道殘影。

「叮叮叮……」

一枚枚澄黃色子彈從蘇晨手中落下。

蘇晨面色平靜無比,和對面偷獵者的猙獰形成鮮明對比。

一眾網友看到剪輯視頻的特寫,一地澄黃色的子彈。

澄黃色的子彈在地上閃閃發光,隱隱能反射出對面偷獵者猙獰的表情。

見此,網友們臉上紛紛露出懷疑人生的表情。

「這……」

「我是眼花了嗎?」

「蘇哥徒手接了子彈?」

「啊!我裂了!蘇神!」

「完了,怎麼我覺得隨着挑戰的進行,蘇哥越來越向非人進化了?」

「進化?這個詞用的好!」

「越來越非人……」

「蘇神,這個稱呼,以後該不會成真吧?」

「嘶……」

網友們深吸一口氣,眼中充滿了震驚。 看見她的樣子,平蘭史平靜下來,他也懶得與那個瘋婦計較。

此時大殿上,雲櫻公主端著茶點從外面走進來:「皇兄!」

「雲櫻,你這段日子將這裏照管得很好!」

傾皇回來已經三日了,雲櫻公主也得了個清閑。不過這一次傾皇回來,倒是改變了許多。不再像以前那樣,將伏淵百姓當做奴隸一般,不斷的殺人了。

他好似溫和了許多,也沒那麼容易再發狂了。或許是因為見到冶伽的關係,才有所緩和。

「皇兄,此行可還順利嗎?國師她……還好嗎?」雲櫻公主將茶點放在桌上,輕聲問。

傾皇稍稍點頭:「嗯!只是經過這一次復活,她的身子又差了許多。而且她與霄王的聯繫是心頭血,所以……」

「不論什麼事情,皇兄切勿衝動啊!還是從長計議好,畢竟如今的局勢也不能打仗。」

「正因如此,本皇才要抓緊時間。」

雲櫻公主輕嘆口氣:「皇兄,聽聞霄王要將國師立為霄后!」

「本皇知道!墨堯他們還在征夜部,相信他們會控制好局勢的。」

從大殿中出來,雲櫻公主獨自來到花園中的涼亭處坐下。心中仍然擔憂著,傾皇會不會因為冶伽,再次遷怒伏淵百姓,將這平靜的局勢打破?

「公主,昱帝要見您!」侍女來到雲櫻公主的面前。

「昱帝?本宮知道了!」

雲櫻公主俯下眼帘,心中頓時想起了從前她在這伏淵帝宮時,昱帝確實聽了她不少讒言。她是對不起他的,可昱帝娶自己,不也是為了拉攏辛古嗎?她又有什麼好內疚的?

她站起身,帶着兩名宮人來到地牢中。

她很久沒有到地牢來了,這麼些日子過去,昱帝已經大變樣了,再也沒有從前的一絲痕迹。似乎從始至終,他都是如今這個老乞丐的模樣。

「很久沒見了,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昱帝抬眼看向雲櫻公主,心中努力的在抑制心中的恨意:「想求你辦件事!」

「求……」雲櫻公主薄唇輕輕勾了起來,她還是第一次聽昱帝說求這個字。堂堂昱帝啊!曾經的伏淵之主,高高在上的人啊!如今,風水輪流轉,到他來求自己了。

不過她並沒有趁此侮辱他,反而沉了口氣:「你有什麼心愿未了嗎?」

「將她帶出去!給她些盤纏,不能讓她再回墟府!」

聽到昱帝的話,月蘭愣住了:「昱帝?為什麼?」

雲櫻公主扭頭看向一邊牢房的月蘭,揚唇笑了:「真沒想到昱帝如此有艷福,在地牢中也能遇到佳人。」

「你不必如此!」

「沒錯!我會帶她離開的!」語畢,雲櫻公主轉身離去。

月蘭望着昱帝,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下來,他說的盡他所能,指的竟是這個。而雲櫻公主也答應幫助他,將她帶走。

平蘭史一家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平蘭夫人來到月蘭跟前:「好孩子,有活下去的機會,就不要放棄!」

平蘭史轉身面對昱帝雙膝下跪,磕頭感謝:「微臣,多謝昱帝!」

昱帝沒有任何回應,只是轉頭看了月蘭一眼。他能保住她,死的時候也不會太痛苦了!

回到宮殿中,雲櫻公主心中着實無奈。她知道傾皇當初為何久久沒有處置平蘭一家,因為地牢中的一切他瞭若指掌。昱帝與月蘭之間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他要的,就是讓昱帝也嘗嘗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讓他體會自己的感受。如今,自己卻要幫助昱帝,將他心愛之人救出來。

雖然違背傾皇的心意,可雲櫻公主這麼做后,便可以心安了。

果然,地牢中的這件事情沒有逃過傾皇的眼睛,他知道了。

「你準備何時帶她離開!」

「皇兄,我欠他的,算是還他!」

「本皇知道,所以本皇並沒有阻攔你。你送她離開吧,就像昱帝所說的那樣,別讓她回來。不然,她會死!」

「多謝皇兄!」

若是從前,傾皇是絕不會允許雲櫻公主這樣做的。可這一次回來,他已經改變很多了。

雲櫻公主首次覺得,其實冶伽在,對傾皇而言還是好的。她便是醫治傾皇的良藥。

昱帝的死,已成定局,天下間沒有人可以改變。在他臨刑前一日,雲櫻公主派人將月蘭從地牢中帶走。

當她來到雲櫻公主所在的涼亭時,便立即跪了下來,眼淚婆裟的祈求:「雲櫻公主,求您讓我再多留一日。」

雲櫻公主放下手中的茶杯,側眼看向她:「你想留下來,送他最後一程!」

。 第304章沈玲玥

「啊?李庶,你……你讓我去見沈總?」

楊煜瑤光是一聽見「沈玲玥」這三個字兒,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現在,李庶居然還提出親自去見見。

這可是把楊煜瑤給嚇的不輕。

「經理,我帶個人去見蕭總,應該沒有問題吧?」

李庶輕輕的拍了拍楊煜瑤的肩膀后,隨即看去那大堂經理。

畢竟是人家的地盤,所以還得問清楚。

「當然沒問題!」

好在大堂經理給出了一個李庶滿意的答覆。

「煜瑤,聽見沒有?」

李庶才懶得管楊煜瑤此時是怎麼想的。

隨即招呼大堂經理帶路,自己則是拉著楊煜瑤的手緊隨其後。

叮!

隨著電梯門在五樓的位置停了下來,並且自行打開后。

大堂經理恭敬的為李庶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李庶先生,蕭總就在貴賓室內。」

李庶點了點頭,剛踏出電梯,卻是發現楊煜瑤遲遲沒有走出電梯。

「煜瑤,你怎麼了?」

李庶不解的看去楊煜瑤,好奇的問道。

「李庶,我……我還是不去了!」

這種即將見到自己心中的「神」,那一份激動、害怕的心情。

讓楊煜瑤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緊張。

其實,自己平時很不屑那些追星的腦殘粉。

但是今日,自己居然有了跟那些腦殘粉一樣的心境。

不得不說,倒是有些許的諷刺。

叮!

這時候,楊煜瑤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

【楊煜瑤,你居然敢打愛麗絲?你以後休想在娛樂圈混】

發簡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上一次模特大賽的總監常永飛。

「我都被常永飛封殺了,還去見沈總幹什麼?」

常永飛就是玲悅傳媒的藝術總監。

他的一句話,就可以直接決定一個藝人的演藝生涯。

韋春花之所以擊敗楊煜瑤,不就是因為韋春花給史密斯帶了綠帽嘛!

自己堅守原則,拒絕了常永飛的潛規則。

所以比賽輸了,現在更是被封殺。

「為什麼不去?我去幫你說理,沈玲玥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的。」

李庶可不管那麼多,直接一手拉住楊煜瑤的手腕朝向貴賓室走去。

因為他堅信,沈玲玥不會拒絕這麼一個好苗子的。

楊煜瑤,擁有絕妙無比的外貌。

一頭烏黑靚麗的頭髮,確定了楊煜瑤飄逸女神的基調。

其次,她擁有一副堪比體操運動員的舞蹈身體。

能駕馭街舞、古典舞、民族舞等等多項舞種。

最最讓李庶感到放心的是,楊煜瑤擁有一副絕佳的嗓子。

剛才一首《小幸運》,更是唱出了本首歌的精髓。

那種將女生分手后的心酸與痛苦,都被她那神幽的嗓音體現的淋漓盡致。

這般優秀的人,沈玲玥如果都會看走眼的話。

那李庶,就得重新審視一番這所謂的「牧東第一女強人」了。

「我……我我我……」

當自己被李庶拉到了貴賓室大門前,楊煜瑤依舊緊張的不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