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不算,上次去青樓是為了查案,而且還是在白天。

現在,才是他真正的第一次,要主動去逛青樓——第一次大保健對很多男人來說,是需要極大決心才能邁出的一步。

雖然他不是去那啥的,但誰都清楚晚上的青樓是什麼樣子,他一個血氣方剛的武夫,萬一沒繃住,可就要被臭女人給玷污了啊!

「鬼怪難纏,若你沒有十足的把握,就將它引到人少的地方,我們再聯手對付。要是遇到危險,就點燃符籙,我會儘快趕到。」玉清璃叮囑,以為他是怕鬼怪太強。

「嗯!」

周離應了一聲,踏出小巷,混入街上的人流之中。

玉清璃的身影隨之消失在巷子里,出現在旁邊建築的樓頂,一身藍白道袍隨風飄動。

她施展了障眼法,沒有人能察覺得到,就這麼一路目送著周離進了青樓。

……

付了一兩銀子的入場費。

踏入青樓,周離的視線迅速在樓里掃了一遍。

百花樓是永安城三大青樓之一,規模自然不用說,足有四層,且附帶著幾座別院。

樓里氣氛火紅曖昧,夜還未深,就已經有了不少客人,摟著姑娘調笑嬉戲,鶯鶯燕燕,好生熱鬧。

大堂的高台上,幾位女子正在表演舞曲,穿著白色薄紗外衣,裡面則是寬鬆的大紅肚兜,蠻腰纖細,身段若隱若現,舞動間風光乍現,十分惹火,白花花的大片細膩閃得周離眼疼。

台下的客人們眼球都快瞪出來了,叫好聲不斷。

「好!紅兒姑娘跳得好啊!」

「好球!」

「嗯?你說什麼?」

「好……好逑!」

「……」

周離在一旁以批判的眼光看完了整支舞蹈,覺得這些姑娘還有待加強訓練,動作不夠標準,每次都是快要看到了,結果下一個動作又會讓肚兜恰好擋住。

這不是欺騙消費者嗎!

「公子看著面生,是第一次來嗎?」

一個穿著荷色輕紗的少女笑盈盈走了過來,面容姣好,氣質婉約溫和,聲音柔柔的,綿綿的,很是好聽。

百花樓姑娘的質量都很高,而且人才也都比較全方位,青澀的、成熟的、嫵媚的、高冷的、熱情的……這就來了個溫婉動人的。

「嗯,在下是個行商,路過永安城,聽聞百花樓秦花魁字畫雙絕,頗具修養,便想來拜會一番。」周離笑容斯文。

「秦姐姐啊……再過個把個時辰她才會出來呢,而且想進她的屋,沒點文采可不行。」少女眨了眨眼,話中的暗示不言而喻。

秦花魁那種頭牌級別,已經不是男人選她,而是她選男人,只接待能入眼的貴客,若是沒能入她的眼,就只能一擲千金,以此換來一夜春宵。

「在下只想一睹秦姑娘的芳容,不勞煩姑娘了。」周離婉拒,表明自己是直奔秦花魁而來。

少女也沒過多糾纏,對著他笑了笑,便去找下一個客人拉業績了。

周離在大堂里找了個位置坐下,一邊喝酒一邊看台上表演。

百花樓釀得酒倒也好喝,入口絲滑綿軟,一股醇香直透肺腑,回味無窮。

時間悠然過去,台上跳舞的姑娘都換了幾批。

終於,一名艷麗女子登上高台,笑道:

「亥時已到,幾位姐姐已經在房間里等候諸位了。」

話音落下片刻,大堂中呼啦啦起來一大片人,直奔樓梯。

周離先前打聽過,秦花魁秦媚兒招待客人的房間在三樓,若是有入眼了的客人,她就會將其領進四樓的專屬閨房。

想見花魁,光是入門費就要五兩銀子,而且名額限制,晚了就進不去了。

周離費了番功夫才擠進房間,整理了下衣物,找了個位置坐下,四下打量起來。

房間里的位置很快就坐滿,有公子哥,有商人,有書生……大多都是有一定文化修養在身的,誰都知道秦媚兒字畫雙絕,喜歡文化人。

沒讀過書就來湊熱鬧純屬就是浪費銀子,花魁可不是想睡就能睡的。

不多時,輕盈的腳步聲響起。

一個美妙高挑的身影從側房走出。

那是個國色天香的美人,桃花眼裡春波盈盈,紅唇性感,身上傳出幽幽花香,沁入鼻端。

她穿著一身火紅色的輕薄衣紗裙,火辣身段怎麼也藏不住,胸如峰巒,臀如滿月,香肩半露,浮現大片雪白,溝壑若隱若現。

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字,媚!

許多人只一眼就看得呆住了,呼吸逐漸變得火熱。

秦媚兒面露微笑,美目四顧,嬌聲輕笑道:「小女子秦媚兒,這廂有禮了。」

眾人回過神來,趕緊介紹自己,逐漸將話題聊了起來,引到了作詩上。

那些客人見到秦媚兒如此絕色,一個個都在拼勁渾身解數作詩,想得到她的賞識,度過美妙的一晚。

但做出來的詩只能算是中規中矩,沒有什麼亮眼的地方。

很快到了周離,他故作思考,道:「脈脈眼中波,盈盈花盛處。」

秦媚兒聽到后,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酥媚入骨。

沒過多久,在場的人就輪了一圈,又到周離了。

他舉著酒杯故作沉思,然後道:「鳳眼半彎藏琥珀,朱唇一顆點櫻桃。」

秦媚兒神色嬌媚,眼光盈盈流轉,說不出的動人,款款凝實周離。

在場的人心裡頓時涼了大半。

又走了一輪后,周離微微一笑: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這已經是明示了,問秦媚兒要不要跟自己風流一夜。

秦媚兒輕掩玉唇,嬌笑道:

「公子好文采,能否去媚兒房間一坐,你我好一同探討詩句文學?」

……

河南加油!鄭州加油! 「大人……」

無名還想說些什麼,但,李初晨卻打斷了他,「行了,我的脾氣你懂的,留在這裡,等我消息吧!」

李初晨扔下這句話,就轉身離開。

無名確實了解李初晨的脾氣,知道他向來都是說一不二的。

無名也沒敢跟上去。

只能一臉鬱悶地,回到飛機上等著。

李初晨不讓無名跟著,也是不想讓無名陪著他去冒險。

因為,李初晨答應過金妃兒,不會再讓無名去執行危險任務了。

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就必須要實現。

這次,李初晨要去米歇爾家族。

雖然風險不算太大,但畢竟,這是在美特斯。

美特斯的高層,對炎國一直很不滿,因為,炎國的發展速度太快。

尤其是近些年來,炎國的科技水平,就像是搭上火箭般。

發展的速度,快得讓人不敢相信。

炎國在各方面的突飛猛漲,已經威脅到美特斯,在這個世界的霸主地位了!

所以美特斯的高層,一直在想辦法打壓炎國。

甚至是不惜一切,通過撒謊,製造輿論,給炎國潑各種髒水。

而美特斯的一些民眾。

因為消息的閉塞,他們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只要美特斯的高層,出來講話,信以為真的美特斯民眾。

就會把他們的怒火,統統都撒在炎國人身上。

所以,炎國人,行走在美特斯街頭上,還是有很大風險的。

再說了,米歇爾家族是個什麼態度,李初晨現在也猜不透。

既然有這麼多未知因素在,李初晨當然不能讓無名跟著他了。

他們兩個,也必須有一個人負責接應才行。

否則,米歇爾家族,如果和他們玩陰的,他們兩個,都被困在米歇爾家族中,那可就不好玩了。

李初晨徒步走到美特斯邊境的一座小鎮上。

這座小鎮顯得很混亂。

李初晨剛剛出現在這座小鎮的街道上,幾個持槍的人,就向李初晨走過來。

他們紛紛把槍口,抵在李初晨的腦袋上。

為首的黑人大漢,咧著嘴。

他冷笑一聲道:「嘿,炎國的黃皮猴子,你到這來,想幹什麼?」

「是要給我們傳播疾病嗎?」

李初晨眼神冰冷地看了對方一眼,並說道:「給我一輛車,我可以付錢給你們。」

「你有很多錢嗎?」

黑人大漢指著路邊一輛報廢的皮卡,對李初晨說道,「就那輛,十萬塊,你有嗎?」

李初晨點了點頭,回答道:「錢,我有,不過,我要試一試車況,真能開得動,十萬也不貴。」

「好,讓他試。」

為首的黑人大漢,朝著他的一個手下使了個眼色。

對方立刻掏出鑰匙,扔給李初晨。

李初晨隨手就把鑰匙抓在手裡,他在那幾個人的監視下,走向那輛報廢的皮卡車。

開門上車后,李初晨就把汽車啟動,試了試油門和剎車。

感覺這輛車應該還行。

李初晨突然掛擋,腳下猛踩著油門,皮卡車立刻就發出刺耳的轟鳴聲。

煙囪里,還冒出一股濃濃的黑煙來。

黑人大漢完全沒有料到李初晨敢騙他們,還沒付錢,就想開車離開。

反應過來,這黑人大漢怒吼一聲,就要朝著李初晨開火。

但這時,皮卡車卻突然一個甩尾,車身就像是一把掃把。

朝著黑人大漢他們幾個,橫掃過去。 「小雪?」一個聲音響起,慕雪抬眼望去,就看到慕曼妮站在她的不遠處。

慕雪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的小姨,她心裡驚訝,面上卻沒有過多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小姨,你回國了。」

慕曼妮朝她走來,她的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不由得驚訝道:「小雪,你肚子都這麼大了?是什麼時候懷孕的?怎麼也不跟小姨說一聲?」

「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慕雪輕聲應了一句。

慕曼妮聽了這句話,臉上現出幾分愧色:「是小姨對你關心太少了。」

慕雪搖頭:「小姨,你不是我的父母,你對我沒有責任,你不用說這些。」

慕曼妮很自然地在慕雪對面坐下來,慕總卻說:「小姨,一會兒阿言要過來,我這裡是兩人座,你若是要吃飯,可以坐別的地方嗎?」

慕曼妮一臉尷尬:「抱歉,我以為你一個人。」

儘管如此,她卻沒有立即起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