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江時霄皺了皺眉。

自己和殷玥?

可笑至極!

……

夜幕降臨。

殷玥坐在房間的床邊,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先回一趟殷家。

懷孕這件事,若是自己直接開口宣佈,那無論是聞老爺子還是殷利元都不會相信,肯定會追查。

那她就得動點別的心思!

正想着聯繫一下殷利元,她的手機就直接響了起來。

拿過來一看,是聞老爺子。

看來他是等的不耐煩了,最近催促自己的頻率真是越來越高。

清了清嗓子,因為按下接聽鍵。

「喂,老爺子。」

他還沒出聲,就先來了聲咳嗽。

「事情怎麼樣了?究竟你這肚子能不能成事?別忘了,殷家可還等著剩下的錢呢。」

「老爺子,就如您所說,我們殷家這麼需要這筆錢,我自然也是着急!只是……只是這江時霄吧,他有病!很少碰我啊!」

「……有病?」

殷玥嘴角扯了下,腦海里突然閃出江時霄榨乾自己的畫面,可嘴上還得繼續扯瞎話。

「是阿!好,好像……有男科病!」

「那我給你的葯,他吃了也沒用?」

「吃了葯好一點點……」

聞老爺子那邊明顯無語。

沒想到江時霄這正值壯年,居然就心有餘力不足了?

「那個葯,我會再給你些,你再多變點花樣,引起他的興緻吧。」

「好,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殷玥勾唇笑了笑。

她的戲一定要演足,撒的謊也得是個完整的故事才行!要不然,自己肯定屍骨無存。

畢竟她現在戲耍的可是聞家的老爺子,在商界裏叱吒多年,哪裏是好糊弄的?

幸好她除了醫術高明,還擅長編故事!

殷玥勾了勾唇角,正打算去外面給自己倒杯水,繼續編一下回殷利元面前要講的故事,結果一打開門——

某個男人就站在那裏,一雙黑眸緊緊盯着她。

「額……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江時霄無視她的話,直接挑眉,薄唇微啟。

「我有男科病這事,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 江雪純聽了母親的話,苦笑了下,道:「怎麼生活——反正,日子總要過下去的!」

日子肯定是要進行下去的,死不了,活也不會活得太好。

江雪純除了努力工作,堵上父親的這個窟窿之外,也沒什麼別的法子。

賺錢這種事兒,以前對她來說是件無關緊要的小事情。她需要愛惜羽毛,讓自己做一個陽光向上的女明星,但是以後,她的目標卻只能是合理合法的多拍戲,多賺錢。

金錢的重要性,誰都不能忽視——

而從前,卻是她在象牙塔里呆了太久,太不知人間疾苦了。

如今小仙女準備下凡了,就要做好歷經磨難的準備。

隔天早上醒來,江雪純習慣性的伸手向枕頭下,拿出手機來,準備刷一刷自己的微博。

剛一打開屏幕,就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了後台推送:【江雪純深夜回國,疑似為其父原因,頻繁躲避鏡頭】

配文下的照片,剛好是在機場被偷拍的——

這件事兒,江雪純倒是有準備。

之前和厲南風合作拍電影時,曼姐沒少為她買通稿造勢。而且,張小曼的捧人能力,是眾所周知的。

厲南風出現了那樣的意外,是他自己的緣故,但是只要她潔身自好,不難複製之前厲南風的成就。

所以,江雪純雖然還沒有紅起來,但已經是不少二線小花的假想敵了。如今她出了事,自然又不少人過來踩這一腳。

人生便是如此,有高峰,有低谷。

江雪純淡笑了下,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早在回國之初,她就已經有了準備。

她仍舊像以往一樣起床,家裡沒有運動室,她到外面去晨跑,順便帶了早餐回來——

整個過程,她沒有戴帽子和口罩,一張素凈的面孔,肆意坦露在眾人視線里。就連買豆漿的大嬸,都忍不住多看她幾眼,隨即露出鄙夷的神情——

她父親的案子雖然還沒有定下來,但是對家的新聞稿發得鋪天蓋地,儼然要將她錘死,將『貪官之女』的標籤深深烙在她的後背上。

江雪純就覺得挺可笑的,他父親貪污的那些錢,她和母親沒有享受到半分。

家裡住的房子,是父親單位分的福利房,和普通的小康人家沒有任何分別。她從小到大,也和許許多多的小朋友一樣,努力學習,靠著自己的努力讀高中讀大學。就連進娛樂圈,也是曼姐看中了自己這張臉,主動找上門來的。她思量再三,覺得新奇,所以想試一下。

她沒走過潔凈,沒有享受過父親的身份給自己帶來的便利。

到了挨罵的時候,她倒是首當其衝!

不過,人和人本身就是不一樣的,也不能奢求太多。

江雪純買了包子,付了錢,很快離開了早餐店,直接回了家。

母親也醒了,正坐在客廳里發獃。

「媽,我把早餐買回來了。」

江雪純走去了餐廳,將東西從袋子里拿出來。

早餐差不多都是給母親買的,她老人家最喜歡那家早餐店的包子。江雪純給自己的早餐,仍舊是低脂低卡的減脂餐。

她往後還想賺錢,還想堵住父親的這個窟窿,所以她時刻要保持著自己的形象,讓自己隨時可以投入到工作狀態。

「怎麼吃那麼少?」

母親看了看她跟前清湯寡水的餐盤,關切道:「多吃一點,你最近瘦了很多……」

以前,母女兩人都喜歡吃同一家的早點,後來她要當明星,說是要保持身材,就再也沒吃過了。江夫人橫看豎看,都覺得女兒的體態窈窕,根本談不上胖,甚至都有點瘦了。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為了老江的事情,恐怕她想胖都難呢。

江雪純笑笑:「我夠吃了,媽,我習慣吃這些東西了。」

而且,長時間控制飲食,彷彿胃也隨之變小了,根本吃不下什麼。江雪純以前還擔心自己會不會得厭食症,現在看來,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賺錢要緊,只要不得絕症,她都得一直往前沖!

吃完飯,江雪純簡單收拾了一下桌子,隨後換了身衣裳:「媽,我出去一下,晚上不用等我回來吃飯。」

江夫人從卧室里探頭出來,忍不住問:「你去哪裡?外面這麼熱……」

「出去辦點事情!」

江雪純說完,拎著包包出門。

她在出道前,有一輛很小的捷達車。因為剛剛考完駕照不久,還在實習期,擔心會有磕碰,捨不得買好車。

後來進了娛樂圈,就沒什麼機會開車了。

車子已經在車位上吃灰好久了,表面灰濛濛的,幾乎看不出原有的色彩。

江雪純坐上去之後,嘗試了下。除了臟點舊點,還能開。她開車出門,先去了附近的4S店,洗好了車,才按照之前在網上查到的地址,去了景天傳媒。

「你好。」

江雪純直接去了前台:「我照一下唐葉唐小姐。」

聽周思辰說過了,唐葉,就是之前和她父親交往的那個女畫家。

也是這個唐葉,害得她父親落入圈套,最後出了事端。

前台顯然認出了她來,反覆打量了她好幾眼,才道:「唐小姐已經好幾天沒有過來了,估計往後也不回來了。」

說不準這時候,人都已經跑到國外去了,哪裡還會等人找上門兒來?

前台想到這裡,看向她的眼神里,又多了幾分悲憫:

這位小仙女,可真是不食人間煙火,連這個道理都不懂,竟然還傻乎乎的到這裡來找人呢。

江雪純忍不住蹙眉,又問:「那——那有沒有她的其他資料,比如說員工檔案什麼的……」

有了這些,總能找到一點線索。

然而,對方卻搖搖頭:「不好意思,我們不能把她的員工檔案給您。」

江雪純:「……」

也難怪,她又不是律師,根本沒資格拿走那個女人的資料。

江雪純失魂落魄的從景天傳媒出來,連續打了幾個電話,約了好幾個人。結果,卻都被一一拒絕了。

她父親出事兒了,她也隨之落魄。

世態炎涼啊!

江雪純深深吸氣,直接開車回了家。

小區門口,張小曼在那裡等著她!

。 看到這些瘋狂的幽冥海族的子民,迪文氣得五官都抽搐了起來。

「這些魔鬼!」

「他們早就不是正常人了,已經被邪惡腐蝕了內心!」

一名神侍低聲說道,臉上同樣充滿了痛恨的神色。

葉輕眉苦笑,「還是想想辦法,怎麼才能逃出去吧!」

這個時候,迪文反而冷靜了下來。

他道:「女帝之所以不殺我們,應該是看在葉獨尊的面子上,想要將他們收為己用!」

「所以至少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是安全的,但卻不知道,女帝和葉獨尊會用什麼辦法來對付我們,大家一定要堅持住!」

聞言,眾人紛紛點頭,作為海神族的精銳戰士,他們對海神族有着絕對的忠誠,同時有着強大的信念。

迪文說完嘆了口氣,「現在,希望全部在武神殿下和秦風先生身上了,但願他們能很快好起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有機會將他們救出來。

但如果武神和秦風都沒辦法,那他們被關在幽冥海族的部落之中,肯定也堅持不了太長時間。

這時,那名強者開口了。

「諸位,不要急!」

「殺了他們,並不能消除我們的心頭之恨,我們有比殺了他們更好的辦法!」

「那就是讓他們變成我們的奴隸,為我們效力!」

強者說話,立即得到了這些百姓的瘋狂支持。

「說的不錯,讓他們變成奴隸!」

「哈哈哈,高傲的神侍,突然變成我們下賤的奴隸,這可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已經迫不及待這些神侍像狗一樣跪在地上的畫面了!」

聽到這番話,神侍們臉上再次浮現出憤怒之色,但心中卻充滿無奈。

……

很快,他們就被帶到部落深處,被關押進了大牢深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