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我就是一個女人,我,我打不過那些喪屍的,我不行,我真的不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哭著說道。

「那你就轉入男人的胯下,等著別人養你。」 秦楓是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在路上就是這群女人嘰嘰喳喳的,雖然路上丟了一些,但還是耽誤一些功夫,要不然早就到這個郊區了,現在這些女人還是那麼不識趣,真是後悔救她們了。 樓下又恢復了安靜,除了剛才那個女人偶爾的抽泣聲。 「你能教我怎麼殺喪屍的嗎?我答應你的要求。」再眾人都還再思考的時候,蔡笑笑率先回答。 一開始秦楓給她的感覺真的很差,可是剛才的餅乾和秦楓說的話,讓蔡笑笑覺得秦楓或許也是一個好人。 如果讓秦楓知道自己被別人發了一個好人卡,只會嗤之以鼻,現在這個世界,好人不長命。 秦楓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子,有些驚訝,本來以為就是一個繡花枕頭,沒想到還真的給他一些驚喜。 「好,我同意。明天早上開始訓練。」接著又說道「你們如果想學的話,今天晚上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八點到院中集合。」 說完,又對蕭何說道,「你安排他們的住處,告訴他們,三樓不允許打擾。」 「那謝謝了。」蔡笑笑聽到秦楓的話,表示感謝,然後準備去上樓。 「等等。」秦楓再一次叫住了蔡笑笑。 「又怎麼了?我真的是一點吃的都沒有了。」蔡笑笑有些無語的看著秦楓。 ...

原來他是在悟自己的道,唯我獨尊長生訣只是他之道的產物罷了。

這一刻,秦有道充滿了期待,他渴望築基后的功法出現。 然而,他失望了。 功法顯現至築基后便戛然而止,道印主人的臉上也露出深深的無奈,他神采變得灰暗,身體也開始腐朽。 秦有道心裡突然蹦出一個念頭。 道印主人的壽歲盡了! 他散盡修為也就意味著放棄了因修為而增加的壽歲。 道印主人臉上露出一絲不甘,揮手間,一縷殘影從他身上分離而出。 那道殘影正是他的樣子,痴痴獃呆的左右飄蕩,沒有神韻,但其周身卻圍繞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道蘊。 而道印主人本尊終也終於到了極限,他的身體怦然化成粉末,消散在空氣中。 在他消散前,秦有道發現道友主人又看了他一眼,但他已經不再也該驚奇,心裡沉甸甸的。 秦有道緩緩睜開了眼睛,長長吐出口氣,身前的靈石近皆化成了灰燼,他的修為也毫無意外的從練氣八層升到了九層,距離圓滿僅一步之遙。 道印主人走完了他的一生,也向秦有道詮釋了唯我獨尊長生訣的誕生過程,但也告訴了他一個殘酷的現實。 ...

這哥們的腦子有病吧!

就這腦子和語速,你居然讓他帶話? 張美儀你是認真的嗎?! 在心裡沖著遠在成衣鋪休息的張夫人吐著槽。 高文打開蛇皮袋。 蛇皮袋裡掉出一大堆的圖紙。 ...... 【物品:二級木屋設計圖】 【類別:奇物】 【品質:完美】 【功效:升級住宅】 【簡介:木屋是每一名生存者最為私密的空間,這份圖紙可以讓你的住宅變得更加安全。】 【備註:品質越高的房屋升級圖紙,升級起來花費越少。】 ...

言景祗眯了眯眼睛,微微往後一仰盯著盛夏:「你能做什麼?」

盛夏被他一句話給噎住了,她還能做什麼?除了給言景祗更多的利潤。 但是言景祗也不缺錢啊,她還能給言景祗什麼? 「你也知道我不缺錢,也不缺飯,如果你想報答文我的話,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宅吧。」 盛夏有些吃驚,眼睛里裝滿了驚訝。 「為,為什麼?」 言景祗放下筷子看著她,表情嚴肅:「奶奶明天過生日,你離開的這幾年,她很想你。」 盛夏的嘴唇微微動了動,說實話,她心裡也是愧疚的。當初和言景祗離婚的時候,言老夫人曾經百般挽留,最後盛夏答應會經常回來看看她。 但是她這一走就是三年,不僅沒有去看過言老夫人,也沒有給她打過電話說過一句話。 如今言景祗讓她去見見言老夫人,她不敢去,沒有那個膽量。 言景祗一直在盯著盛夏,注意著盛夏的表情變化,將盛夏那點小情緒都給看在眼中。 他眉頭微挑,在盛夏猶豫的時候解釋說:「奶奶一直都很希望見見你,我沒有其他的意思。你也知道奶奶年紀大了,她已經支撐不了多少年了,能見你一次是一次。」 「更何況,你剛才還說要謝我的,怎麼我現在的要求你就答應不了了呢?」 ...

依依:「……」

外祖母為什麼這麼固執呢? 到了膳廳,依依掙脫下來,噠噠噠地跑進去。 看見滿滿一大桌的菜肴,太平大長公主著實驚到了,「徐管家,我不是外人,不必做這麼多菜肴。」 徐管家笑道:「大長公主,不止一大桌,還有一半沒送來。」 「雖然王府大業大,寶寶兒幾輩子也吃不完,但也不能為我做這麼多,我吃不了多少……」 「大長公主誤會了,不是為您準備的,是為小公主準備的。」 「對呀,徐管家最了解我的胃了。我三日沒吃飯飯,這些不夠我吃的。」依依奶聲奶氣道。 太平大長公主:「……」 兄弟四人擠眉弄眼—— 待會兒不能錯過外祖母的表情! 太平大長公主不把依依的話當一回事。 以為她是童言無忌。 ...

幾乎下意識的,張琪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

「你小子趕緊下來,別往上看。」 張琪鬆開手,離我稍微遠了一些,還能聽見他牙齒打顫的聲音。 「你確定這女鬼不會追下來嗎?」 「我不確定。」 「啊?」張琪立刻站在原地不動了。 「你還走不走?」我回頭看他一眼。 張琪急忙小跑跟上。 「不是,劉先生,這……這都什麼事啊?先是夏末小姐消失,現在又出來這麼一隻女鬼,女屍……唉,我也不知道怎麼稱呼,總之,我們現在是不是很危險?」 我淡定的點了點頭,蹲下身子查看地上泥土,用手沾點,放在鼻尖聞了聞。 「你一點都不擔心的嗎?」張琪話太多了,讓我有點煩。 「只要能夠在限定的時間內出去,我們不會有事的。」 擦了擦手,我繼續往下走,順便拿出羅盤,上面點着一根香,專門指路用的。 ...

密室中僅剩下蘇子賢一人,聆聽空蕩蕩的回聲,蘇子賢輕呼一口氣,因為水龍氣的緣故,蘇子賢虎口處的裂痕痊癒的很快。

從劍巢到萬劍歸宗,蘇子賢這次的靜修,賺得盆滿缽滿。 如果現在,再讓蘇子賢面對一次赤豪或者炎侖,它們絕對討不到好處。 蘇子賢盤膝坐下,心神沉入精神世界。 滿目的精光充斥着內在世界,九五至尊骨最近老實不少,或許是因為帝憐的緣故,它現在也有了個伴兒。 「恭喜九五至尊,領悟萬劍歸宗。」九五至尊骨依舊保持着和蘇子賢一樣的犯賤臉龐,說話時流里流氣的,讓蘇子賢每次見到,都想錘上幾拳。 「現在你有相仇它們的幫助,修羅場更有保障了。」帝憐正在蘇子賢的精神世界,建設獨特的孤城防禦系統,蘇子賢曾經和他談論過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帝憐回答是:孤城防禦系統是可以單方面運行的,只要有足夠的科技支持。 「它們的文明應該遠超地球文明,特別是智丘的腦子,即便是小馬,我覺著都無法比擬。」蘇子賢回答道。 「小馬是在摸索量子學,並不是繼承,他的認知面在一開始就無法和智丘相提並論,自然在結果無法和智丘相比。」帝憐分析著說道。 智丘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而小馬是要立志成為巨人,兩人算是各有千秋。 「你是準備將這些小傢伙一同帶回地球的對吧?」九五至尊骨深知蘇子賢的內心想法,如果這樣的智慧跟着蘇子賢回到地球,地球文明不知道可以飛速發展多少年? 「我和它們有君子協定,因此我並不會強行要求,但是我會爭取。」蘇子賢回答。 帝憐聽到蘇子賢的所言,說出自己的想法:「它們現在決心和你在一起,那就顯而易見的準備好了和天道對抗,如果到時候你放手,不一定是好選擇。」 ...

「所以,他們願意斗,讓他們斗。他們可以說,全是我們的敵人,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對我們沒有利嗎?」

兩個美貨不吱聲了。 ……此時,駕駛艙里,氣氛十分緊張。 勒格從外面進來,把老沙包拉到一邊,大磨盤也跟過來,三人在駕駛艙的一角聚首。 而駕駛台那邊,大副和小令子在專心駕駛。 勒格低聲道: 「貴子他們三個,剛剛從張凡他們艙里過來。」 「他們去幹嘛?」 「還用說吧?打聽佩劍的事。」 「看來,他們還沒有確定佩劍在我們手裡?」老沙包把眼角抽動一下問道。 「去的時候沒確定,出來的時候,肯定確定了。我在樓梯下偷偷看,看他們心情挺好的。」勒格道。 老沙包神色一凜。 這不是個好苗頭! ...

「您好,我是蘇沫先生的秘書——姚遠,我前些天已經向您遞交了辦理英雄資格證的預約申請。」

「哦……蘇沫先生啊……」 為首的老者推了推自己的金絲邊眼鏡,接着緩緩坐下,拉開了面前的抽屜。 其中一沓沓綠皮金字、和銀行卡差不多大小的證件陳列其中。 有的是還沒製作成英雄資格證的,而有的是已經製作完成的。 老者細細摸索著,從中取出了四張英雄資格證,擺放在了桌面之上。 每一張的封皮上,都有着若隱若現的金色龍紋水印,在陽光的映照下,就彷彿是有一條小金龍正盤旋在其上一樣。 這種水印的工藝極其複雜,甚至製作難度比錢幣上的水印還要更甚一籌。 其中,兩張英雄資格證的正上方,刻着A的字母,另兩張上則是刻有B的字母。 蘇沫不解,隨意地取過了一張刻着A的來看,恰好拿到的,就是他自己的那張。 翻開一看裏面的內容,蘇沫頓時大跌眼鏡。 他這張英雄資格證的第一頁,大大地鐫刻着幾個字——「英雄總部所屬超級英雄,評價等級:A,排位:149,名稱:蘇沫,稱呼:無。」 好傢夥,A級英雄,蘇沫…… ...

它們口中低喃:「偉大的血月之主,不滅的造物者,卑微的奴僕,祈求你的注目!」 華曉萌臉上依舊帶著微笑,不生氣,華正國越想看到她狼狽的一面,她就越要笑給對方看。

「這位小哥哥,這宴會的主辦方是華家,我姓華,叫華曉萌,只要你進去通知了,他們自然會讓我進去。」 「姓華的人多了,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這麼說,我這工作就別想要了,保安,將這位女士趕走!」 侍者顯然不願意再和華曉萌廢話,直接喊人。 門口本就站了幾名保安,聽到侍者的聲音,立馬上前,準備強行將華曉萌拖走。 「不是,咱們別這麼暴力好不好,你們聽我說啊!」華曉萌一邊後退,一邊試圖阻止這些人的動作。 這邊的騷動,很快就引起了華晨曦的注意,她伸手扯扯華正國的手臂,嘴裡說著:「怎麼回事!」 繼而抬腳往門口的方向走。 華正國不好意思的對著賓客們笑笑,跟在華晨曦身後。 眾賓客都下意識的跟著父女兩個人看過去。 看到和保安產生口角的果然是華曉萌,華晨曦眼裡的鄙夷極其的濃郁,故意大聲的說:「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侍者小哥自然是知道華晨曦是誰的,態度馬上就變得恭敬,解釋說:「這不知道哪裡來的瘋女人,非要進去宴會。」 賓客中還是有不少人見過華曉萌的,畢竟當初華曉萌跟著鄭錫陽出席過華晨曦舉辦的宴會,後面還和蕭謹言扯上了關係,不想注意都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