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臺灣最新恐怖片《女鬼橋》無劇透解析,結尾反轉比女鬼可怕

從《紅衣小女孩》開始,臺灣恐怖片找到了一個成熟的創作模式: 故事取材民間靈異傳說+表現手法借鑒荷里活、日本、泰國、香港+時下流行元素,一部恐怖片就這樣形成。 《紅衣小女孩1、2》 《紅衣小女孩》系列電影的導演程偉豪曾表示:“我希望建立起臺灣恐怖片的格局與屬於《紅衣小女孩》的世界觀!” 2018年,《紅衣小女孩》系列第3部《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上映。 故事不再局限於“紅衣小女孩”,擴大到更多臺灣民間鬼神傳說,使這個IP更加豐富,“紅衣小女孩恐怖宇宙”基本建立起來。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 2020年,《紅衣小女孩》製作團隊又帶來一部全新恐怖片《女鬼橋》。 新片《女鬼橋》與《紅衣小女孩》系列完全沒有關係,不屬於“紅衣小女孩”主宇宙。 但影片創作模式與《紅衣小女孩》系列類似,同樣取材於恐怖的都市傳說,這次把背景置於臺灣高校的靈異事件。 另外,從《女鬼橋》意猶未盡的結局來看,也和《紅衣小女孩》系列模式相同,結尾給續集留下空間,很可能是一個新恐怖宇宙的開端。 《女鬼橋》 影片現時評分僅有6.2,不算高,但口碑呈現兩極分化:有人認為這是一部被低估的神作,有人認為又是一部一驚一乍的爛片。 本片之所以形成截然相反的口碑,是因為電影使用了恐怖片不常見的時空交錯式敘事結構,而且隱藏得很深,但每段場景的嚇人管道又特別老套。 這些老套的嚇人手法占了影片的4/5,還是“反派逐一解决找死的主角”的傳統套路,每個主角的戲份非常割裂。 電影最後1/5,通過反轉揭秘之前隱藏的敘事結構,為影片挽回不少分數。 如果把電影構思比作“一顆顆獨立珠子般存在的資訊要如何串成一條充滿魅力的故事鏈”,《女鬼橋》的確找到一個串珠子的新方法,但珠子本身卻乏善可陳。 所以,觀眾既會對嚇人部分感到索然無味,又驚歎敘事結構的新意,口碑分化由此產生。 1.細思極恐隱藏結構 《女鬼橋》前4/5表面上看是一條時間線,實際上編劇和導演不露痕迹地把兩條時間線交錯在一起。 這兩條時間線埋得很隱蔽,第一次看很難發現: 2020年2月28日,女記者舒宇和攝像師阿德來到東湖大學,報導4年前東湖大學幾名學生女鬼橋試膽後離奇死亡事件。 電影開篇的鋪墊是編劇和導演玩的一個障眼法,或者說下的一個圈套。 按照慣性思維來思考,女記者報導的事件是2016年,那麼接下來出現的畫面和故事就應該是2016年。 正是因為慣性思維,我們才會掉進編劇的敘事陷阱。 片頭過後正片開始,一名學生拿著手機去美容教室錄影。 拍攝者一邊拍一邊介紹畫面中出現的人分別叫“松哥”和“石頭”,他們好像在準備一次社團活動。 但是,注意這位叫“松哥”的男生背後白板上寫的可不是2016年,而是又一個四年前的2012年。 所以,電影早在正片一開始就已經不是線性敘事,而是跳到再一個四年前發生的事。 只不過這個鏡頭實在極短,當我們被劇情和鏡頭中的外星人面具吸引時,很難發現。 如果第一個場景是2012年發生的事,那麼此時畫面中的松哥和石頭,以及給他們拍攝的女生都應該是2012年的主角。 為防止混亂,可以給這兩個已經有名字的主角編號,分別是松哥-張松癸-2012和石頭-石語晴-2012。 在拍攝者主觀鏡頭以及和松哥、石頭打鬧幾句後,電影的視點轉變,我們看到剛剛的拍攝者,也就是這個穿白外套、黃T-恤的女生。 而當這個女生和松哥逗趣走出美容教室時,導演接了一個很快“動接動”動作剪輯。 注意看這次剪輯 但因為這個女生前後動作太快,第二次仔細看才發現,此時女生的內搭T-恤已經由黃色變為藍色。 她的名字在後面揭曉,叫趙芯喬。 T-恤顏色變化說明女生從美容教室出來這一刻,又切換了一次時間線。 電影剛剛開始7分鐘,導演就利用視覺語言玩了兩次障眼法。 第一次,電影利用慣性思維,觀眾以為接下來的劇情發生在2016年,但其實是2012年。 第二次,電影利用眨眼之間的剪輯,把觀眾尚未察覺的“欺騙”又切回2016年。 此時我們已經掉入電影的陷阱,會認為此時和後來的所有事都發生在2016年。 但實際情況是:①松哥-張松癸-2012、②石頭-石語晴-2012、③趙芯喬-黃T-恤-2012這三個人的事發生在2012年。 接下來,趙芯喬-黃T-恤變成了趙芯喬-藍T-恤。 她對著直播自我介紹是研一的學姐芯喬,接下來又到了每年舉辦的試膽大會,她去探訪值星官的準備情况。 而此時直播介面右上角的時間顯示為2016年2月28日,藏得實在隱蔽。 也就是說,藍T-恤趙芯喬隨後探訪的三比特同學都是在2016年,他們分別是外號叫“三女”的孟柏汝、阿全季德全和黎文耀。 開篇女記者要調查的是2016年這幾個人的情况,而再4年前2012年的情况其實不在記者調查範圍之內。 至此我們可以給後來的幾比特主角編號:④趙芯喬-藍T-恤-2016、⑤三女-孟柏汝-2016、⑥阿全-季德全-2016、⑦黎文耀-2016。 導演為了繼續迷惑觀眾,2016年三女的內搭T-恤也是黃色,讓觀眾產生視覺錯覺。 這樣費盡心思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觀眾上當。 讓觀眾錯誤地以為松哥、石頭、三女、阿全、黎耀文和不同顏色衣服的趙芯喬參加的都是同一年的試膽大會。 而真正的時間線是: 2012年 ①趙芯喬-黃T-恤; ②松哥-張松癸; ③石頭-石語晴; 2016年 ④趙芯喬-藍T-恤; ⑤三女-孟柏汝; ⑥阿全-季德全; ⑦黎文耀; 如果以這個解析作為指導,電影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分別是2012年和2016兩届試膽大會。 而導演極力掩蓋這個結構,直到最後才通過女記者的深入調查揭曉。 從解析中還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趙芯喬這個角色分別參與了兩届試膽大會,說明她在全片的作用非常重要。 可以說,《女鬼橋》整部電影以及兩條時間線,是以趙芯喬的視角串聯起來的。 經過導演開頭施放的一系列煙霧彈,觀眾成了“被蒙住眼睛”的全知視角。 我們在觀影過程中客觀看到的是2012年和2016年時空交叉的事件,但主觀上卻不會這麼認為。 女記者帶著觀眾解開迷霧,最終發現主角其實是2012年和2016年兩届學生。 2012年合影只有趙芯喬、松哥和石頭 得知真相的我們也會驚歎於導演的“愚弄”。 2.嚇人手法套路現場 與《女鬼橋》高級的敘事結構不相符的,是電影中割裂且毫無新意的嚇人手法。 電影中幾乎每一個嚇人橋段都有借鑒痕迹,對有一定恐怖片閱片量的觀眾來說司空見慣。 半夜上廁所、自己擰開的水龍頭、噁心的頭髮、空氣開門、不能停在1層的電梯、無限迴圈的樓層、蓋著塑膠布的假人糢特、骨骼驚奇的女鬼…… 整部電影就像《林中小屋》那樣的恐怖片套路現場,可以腦補出大量儲備。 這些嚇人橋段在電影中並不是為了某個終極目的而存在,和影片結構缺乏內在聯系。 女鬼按順序解决了黎文耀、松哥、三女、趙芯喬和石頭,他們每個人單獨被嚇的戲份都獨立成段落,與其他人沒有關聯。 這一點是《女鬼橋》的最大敗筆,减分不少。 《女鬼橋》的導演奚嶽隆是一比特知名的廣告片和電視片導演,但此前並未拍攝過電影長片,本片是他的銀幕電影處女作。 導演奚嶽隆(左) 割裂的情節說明導演對長片情節的駕馭能力尚待提升。 因為廣告片的時長都比較短,可以看出奚嶽隆擅長每段場景的把握,但全片整體就像一盤散沙。 早在2017年就有大量報導的電影項目《靠譜兄弟》,其中奚嶽隆任導演、周傑倫是總監制兼主演,蕭敬騰也是主演,陣容還有馬蘇、常遠和桌球冠軍馬龍。 奚嶽隆和周傑倫、蕭敬騰 這個組合噱頭足够吸睛的項目,後因資金不足等各種問題不了了之,還曝出更換導演和攝製組的負面消息。 除了嚇人場景的割裂和嚇人橋段套路之外,《女鬼橋》又使用了偽紀錄這個被濫用的形式。 自1999年《女巫布萊爾》使用手持DV+主觀鏡頭這種形式以來,偽紀錄成了很多恐怖片的救命稻草。 偽紀錄風格恐怖片有一個專門的名稱叫Found Footage Film。 其主要特點就是利用一些可以記錄的設備和工具,比如DV、監視器,故意製造一種真實記錄和粗糙的質感。 早期偽紀錄恐怖片使用書信、日記、檔案等,後來又有了錄影帶、光碟。 直到《女巫布萊爾》創造性地把手持DV元素融入,而且躋身主流電影領域,這種形式開始被全世界模仿。 《女巫布萊爾》劇照 一開始偽紀錄形式很奏效,而且製作方和觀眾雙贏。 因為影片故意採用這種真實記錄的管道,所以不用太在意表演,或者鏡頭看上去好不好看,服裝道具也不用太講究,這樣就可以節省大量成本。 從觀眾感官方面來看,偽紀錄主觀鏡頭多,不屬於全知視角,所以觀眾就像身臨其境,產生對下一秒未知的恐懼,恐怖氛圍更濃。 這種形式既省錢又嚇人,性價比特別高。 近些年把偽紀錄風格做到極致的,就是2018年刷屏級韓國恐怖片《昆池岩》。 片中所有鏡頭都來自記錄設備GoPro、無人機、手機、DV、監視屏……沒有一個客觀鏡頭。 但《昆池岩》做得這麼極致,還是被很多人罵形式大於內容,毫無劇情感和電影感。 這也並非是《昆池岩》的錯,主要是因為從《女巫布萊爾》之後,偽紀錄恐怖片實在太多了。 觀眾從一開始新奇到逐漸麻木,再到後來反胃。 據美國一個專門蒐集偽紀錄恐怖片的網站foundfootagecritic不完全統計,《女巫布萊爾》至今全世界產生了700部+偽紀錄恐怖片,數量實在太多。 一個本來創新的形式被濫用至極,讓觀眾產生反感。 幾乎每種嚇人手法都用了一遍的《女鬼橋》,偽紀錄也沒有缺席,不過是在傳統管道上結合近年興起的手機直播。 直播可以帶貨,當然也可以見鬼。 但《昆池岩》之後,這種形式很難再玩出什麼新花樣。 所以《女鬼橋》僅在電影開始用了一些直播視角就草草收場,大部分鏡頭還是電影拍攝的客觀視角。 3.都市傳說恐怖宇宙 上文提到,《女鬼橋》的文宣噱頭是《紅衣小女孩》製作團隊打造的又一部恐怖新作。 《女鬼橋》編劇之一郝柏翔是《紅衣小女孩2》和《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聯合製片,主演詹宛如在《紅衣小女孩2》中出演了李雅婷。 但《紅衣小女孩》主創中的靈魂人物如導演程偉豪、編劇簡士耕、監製曾瀚賢等人並未參與。 所以《女鬼橋》所謂同一團隊只是個文宣說辭。 不過,《女鬼橋》的創作模式延續了《紅衣小女孩》系列的路徑,取材於臺灣民間都市傳說,把恐怖地攤文改編成電影。 《女鬼橋》電影開始就列舉了一串臺灣高校恐怖靈異事件,包括文華大學“鬼電梯”、台大翠月湖、城大立行校區,以及本片的背景東湖大學女鬼橋。 東湖大學女鬼橋來源於臺灣東海大學流傳的“女鬼橋”傳說。 東海大學位於台中市,建校於1955年。 所謂的女鬼橋本來只是學校裏一座普通的橋,因為宿舍區和教學區之間有個大溝,為了方便學生通行,建了這樣一座簡單的橋,一開始是吊橋後來改為水泥橋,而且也沒有名字。 因為這座橋挨著校區一片相思林,偏僻陰森,而且東湖大學歷史悠久,建築老舊,逐漸開始產生了所謂“東海大學女鬼橋”的校園地攤文。 東海大學“女鬼橋”實拍 在電影中,“女鬼橋”事件有兩個版本。 簡化版: 曾經有一個女生,和學長約好晚上在橋上相見,但女生等到夜裡12點學長也沒來。 女生感覺被拋弃而心生怨恨,於是在跳湖自盡。 但因為對負心男生的怨氣太大,所以一直陰魂不散,每到午夜12點這座橋的樓梯就會多出一階。 激烈版: 另外,電影《女鬼橋》還在傳說的原始版本上穿鑿附會了一個更激烈故事。 還是這位在橋上等心愛的人女生,由於時間晚、地方偏,她被5個學生拉進橋旁邊的相思林强奸。 女生隨後不堪屈辱跳湖自盡,但陰魂化作厲鬼始終不散。 每個閏年的2月29日淩晨12:00,女鬼都要出來附身並找五個學生報仇。 這個版本成為電影《女鬼橋》創作的邏輯。 每隔4年的閏年,女鬼都要借宿主的力量找來五個學生以命祭奠。 電影最後,深入調查這件事的女記者發現了這個死迴圈,但同時發現真相的她也被女鬼的宿主盯上了…… 關於影片《女鬼橋》中出現的“試膽大會”,也是流傳於臺灣高校一項活動。

出雲千代和葉長生都非常激動的收下了這件珍貴的禮物,老貓視頻中給李彌拜年之時,見到了這太極悟道劍,更是急的恨不得插翅飛回帝都,這可是師父贈送給弟子的第一件寶物!

老貓這小子被李彌敲打后,也算是認真了許多。 除了日常修行,他還一直堅持著直播傳授太極拳,不但如此,還建了一個2000人的大群,聚集了不少修行太極拳有成的天才們。 這些人都算是老貓的徒子徒孫,有修行上的問題就向他請教。 老貓盡量解答,解答不了,就去請教李彌。 這些人中,最厲害的已經修行到了武士五段,老貓跟在李彌身邊,福地、丹藥、功法、指點,一應俱全,如今也才武士七段,已經被葉長生反超了。 老貓已經和他們談好了,等到老君山道場落成,這些人中絕大多數都將前來老君山修行,算是李彌一脈的三代弟子。 只從這些三代弟子身上,李彌每個月至少都能刮來上千點傳道度,更別提全國上千萬太極拳練習者,大都是老貓在直播間不辭勞苦,一遍又一遍傳授出來的。 因此對於傳道度的貢獻,老貓遠在出雲千代和葉長生之上,甚至和李彌自己的份額都差不多。 這樣一位勞苦功高的工具人大徒弟,哪怕有一些小毛病,李彌又怎麼能不包容呢? 弟子芥。 如同拜師貼一般的存在。 唯一不同的是,弟子芥是長輩看上某位晚輩之後。 ...

甚至到現在,娘親都不讓他喊母妃。

只能稱呼為娘親。 「……」夜無痕掃了眼夜小墨,倒是難得的沒有和這傢伙爭辯。 「我當年在離開前,給了你祖母一個錦囊,我也讓你祖母到時候將錦囊送給你娘,你明日——」夜無痕聲音一頓,繼續道,「你想辦法讓你娘想起那錦囊的存在。」 那夜他看到母妃拿出了錦囊,卻一直都沒有打開過。 應該是當年被阿楚拒絕了—— 自從阿楚不喜歡他之後,就不願意收下他的任何東西,哪怕他傾其所有,將自己的全部都送到她的面前。 她亦是不屑一顧。 偏偏阿楚在不待見他,他還是想要糾纏她一生—— 「哦。」 夜小墨乖乖的應了下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靳珩的臉色黑了下來,他攔着他的手變成了拳頭,做好隨時能打上去的準備。 「你要不怕死,倒是可以試試。」靳珩沉聲說。 靳言臉上的痞笑收了收,轉頭問程薇薇,「想讓我坐過去嗎?」 ...

「怎麼了?」一會後樹蔭下母親注意到女兒看着天空問着她,畢竟剛剛天空傳來刺眼的光。

「沒有什麼,有一些事情已經可以確認了。」女孩依舊沒有回答母親,微風吹過她的短髮,她己經確定了之前一直沒有確認的事情。 「嘉兒啊,今早可真是太災難了,你一定很害怕吧?」母女倆回到家后,母親去做飯去了,女孩來到自己哥哥的面前,對方撫摸着她的頭關心道。 八神嘉兒:「嗯!有點。」 八神太一:「難為你了……」 「哥哥,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還有大家。」嘉兒說完沒有等太一問什麼便離開了。 八神裕子:「太一,露營的東西收拾完了嗎?」 太一:「啊,我忘了。」 ………… 太一:「你現在在哪裏?」 「我現在就在車站的長椅上!」 「好,我馬上就過來。」露營回來后的這一天太一掛了電話后,急沖沖的準備出去。 「哥哥,你要出去嗎?」嘉兒問著準備出去的他,這一天也發生了大規模停電。 ...

雲笙笑着對眾替她說話的高管股東們道:「多謝各位的抬愛,既然大家這麼信任我,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的!」

會議室門口,雲宛芊一直在這裏等著。 終於等到了會議散會,她立即跑到雲志光面前,拉着他胳膊問:「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好好教訓她?」 雲志光張了張嘴,有些無奈地想說點什麼。 但是雲笙動作更快。 她來到雲宛芊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她: 「設計部的雲副總監,你最近的設計稿,我都看了,能力實在是達不到副總監的要求。」 「雖然我知道你是靠關係坐上這個位置的,但是既然我現在是設計部老大,那設計部所有人,從現在起,就只聽從我一人命令!」 「你,現在就去把公司所有馬桶,挨個親手刷乾淨。」 「下班前,我會來檢查!」 「有一點污漬,明天就繼續刷!」 雲宛芊十分吃驚地看着她,「你……」 雲笙抬起手腕,看了眼表,漫不經心地說:「公司每個樓層加上男廁,是二十二個馬桶,按刷每個馬桶用時十分鐘來算的話……」 ...

黑衣人瞳孔猛縮,全身汗毛直立,前所未有的壓迫感,讓他難以喘息。

危險! 黑衣人放棄進入徐府,踏地而起。 徐夜看著古圖中央的區域,那渺小螻蟻的黑點,試圖逃跑。 「你逃得掉?!」 黑衣人渾身一顫。 回頭看了一眼徐府的方向,又看了看天空,失聲道:「怎麼會……」 與此同時。 那照亮整個清河郡的閃電力量,飛出一個圓弧。 轟!! 粗壯的閃電,令整個大地為之一顫。 附近的房屋,建築,閣樓,盡數皸裂。 趙守敬等人,面色凝重地看著這一切,絲毫不敢靠近。 ...

隨著卡夏的指令發出,一架架投石機開始緩緩調整方向。向著目標區域齊射。

莫北覺得眼前一花。無數石塊突然開始落在自己眼前那片怪群中間。 那片區域頓時死傷慘重。沒有當場死亡的怪物一鬨而散。急忙朝四周躲避。 這突然空出的一片區域卻讓莫北的眼中有了焦點。 一群向後躲藏的沉淪魔巫師!可卻沒有一個是古銅色的。 「莫北!那個披著獸皮的怪物!」米洛爾也已經注意到那一群怪,並且敏銳地發現了異樣。 有了提示,莫北很快找到了目標。怪群中果然有個披著獸皮的鬼祟身影,和其他沉淪魔巫師一般無二的身形,以及手中的骷髏法杖卻是將它出賣。 「那邊有一個披著獸皮的怪物!很可能就是畢須博須!」莫北當即高聲提醒。 得到消息的卡夏猛的一拍欄杆! 「好小子!快!鎖定那個位置!投石機!」 「超出射程!」投石機旁的守衛無奈彙報。 「該死!」卡夏咬牙。 她現在陷入一個兩難的抉擇,如果在附近抽調高級隊伍組成斬首小隊。那這一段防線的壓力就被倍增。一旦被突破防線,就會出現腹背受敵的情況。傷亡一定會激增。 ...

昨晚那是在酒精的加持狀態下,才發生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兒。

可他們倆現在頂多就算是比較熟悉的陌生人而已,這麼同床共枕的,她心裏忍不住的有點別彆扭扭。 盛湛出來沒馬上到床上來,姜喬感覺他應該是在床邊站了一會,然後才掀開被子。 姜喬背對着盛湛,一動不動。 盛湛的動作挺輕的,躺下之後關了他那邊的燈,也沒了別的動靜。 姜喬之前還感覺有些疲累和困頓,可現在她莫名的突然就精神的不行不行的。 她瞪着眼睛,盯着拉上的窗帘看。 如果不出意外,人生以後的幾十年,她都要和這個男人一個被窩裏面躺着。 這這這……有點怪。 盛湛那邊應該是真的累了,沒一會就傳來了他均勻的呼吸聲。 姜喬又等了等,才慢慢的翻身過去。 屋子裏很暗,她看不清盛湛的五官,只能看見一個輪廓。 仔細的算一算,盛湛今天也確實是沒著消停,一整天都在忙。 ...

「現在,那我就不客氣了!」

「給我打!」 張龍身後一伙人立馬沖了上來,想要圍毆林漠。 林漠也不廢話,伸手將賀千雪拉到一邊,猛然往前衝出一步。 張龍正在他面前,見林漠衝過來,抬腳就朝林漠踹了過去。 林漠速度極快,左手扣住張龍的腳踝,右肘猛地砸在張龍膝蓋上。 眾人只聽到咔嚓一聲響,張龍一聲凄厲的慘叫,這條腿骨直接被打斷。 後面幾個漢子有些懵,他們也是經常打架,但誰能想得到,一個醫生出手這麼狠辣? 疑惑之中,林漠再次出手。 一擊重拳,打在左邊那漢子的臉上,漢子鼻樑都被打斷了。 又是一腳,將左邊那漢子踹飛到牆上,撞得他五臟六腑幾乎都快碎了,捂著肚子爬不起來。 後面幾個漢子,也被林漠分別重擊。 幾乎是一個照面功夫,這幾個漢子全部被撂倒在地,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

葉泠泠被墨雲摟在懷中后,內心很是放鬆和喜悅。

「唔……」 這讓一旁的白沉香看到后很是吃醋,但也沒有打斷他們。 因為她也知道吸收仙草后的副作用,現在不是她任性的時候。 「好了,今天也沒什麼事了,大家都先回去適應一下魂力的提升吧。」 墨雲知道葉泠泠很是疲憊,大家也需要適應魂力的提升,於是便打算現在就讓他們各自回家。 「哦,那我們就先走了。」 玉天恆聽到墨雲這麼說也是不客氣地帶着獨孤雁準備離開。 因為他們的確需要時間去適應魂力的提升,還有武魂的增強。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先離開了,墨雲大哥。」 石磨他們也是緊隨其後準備離開。 雖然他們對適應魂力提升不怎麼在意。 但玉天恆走了之後這裏只剩下他們和墨雲還有白沉香,葉泠泠。 ...